世界上最烂的足球队

【好菌多多。六菇请多吃】
     自你投入的江水后  可曾饮过千年逝古
  楚界早已模糊  舶桨曳著间隔是追寻或是驱逐?
  一把艾香烧不尽蛇纹血脉我也不知道是什麽时候爱上你的
一见钟情果然不好受啊
或许这也不是什麽一见钟情啊
是时间让我慢慢的爱上你
但这却是我另外的伤心史
为什麽我的爱情曾完美过
童话中什麽都十分幸福
世界上还有多少跟我一样的人
试问因为有阳光,    
唉.....说到抽烟~想起来我的菸龄也有5年了吧!

记得在国二的时候有一次告白失败~

那一次真的好痛~再那之后我的个性也有一些小转变~

我变得有一点不太想要鸟人~不过该鸟的也是会鸟~
< 从南澳南溪转回金洋村
偶又不死心的再次问路
既已来到南澳
断无无功而返之理
所幸这回碰到两位在路旁工作的原住民
正确地指出路径
偶才知道那个路口偶已绕过七八回
应该要上坡直往山上走才 太可怕又明显的下毒
用毒之人赐的酒,还真可怕
只有一杯下毒又只给湘伶
看来她准备要抱画相离场了

太息公有点点可疑喔~~会不会他也想当老大呢?

Comments are closed.